跳到網頁內文區。

:::
女聲 LOGO

女聲

Woman’s Voice

《女聲》第015期 2004年1月16日 編輯:小招/依瑪貓
網址: http://www.wov.idv.tw/
讀者意見或投稿請寄至
女聲專屬信箱 editors@mail.wov.idv.tw
本期文章:
  1. 誰的言論、誰有自由?!/小招
  2. 論人獸交,何罪之有?/依瑪貓
  3. [婦運消息]聲援何春蕤出庭活動/編輯室代貼

誰的言論、誰有自由?!

小招

五年級的朋友大概都跟我有同樣的經驗。念小學時,每天過得戰戰兢兢的,深怕自己沒有善盡保密防諜的義務,而害了國家或家人。然而,一個小學生能知道什麼國家機密呢?頂多知道自家成員姓名、地址、電話罷了,要小孩保密防諜,真可謂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因為不知道什麼算是機密,所以只好把週遭的人都當成通匪的嫌疑人,凡事都來個一問三不知,小小的腦袋認為那是最好的保密之道,才能明哲保身。年紀稍長,知道憲法保障人民的言論自由,才發現自己從來不曾享有這種自由。自由,是當政者才有的權力。

我在解嚴後上了大學,歌頌著解嚴後的言論自由,也跟人家喊學術自由。在客觀中立的學術光圈下,許多社會大眾還無法接受的議題,可以從各個角度探討,提出多元論述而不受限制。然而,誰能想到如此自由的論述領域,也埋著它的地雷,而何春蕤網站的人獸交連結踩到了這個地雷。然而該網站的連結真的會造成台灣孩童多大的傷害嗎?首先,那是掛在中央大學外文所上的國外網站,要看到該網站還得要有點英文程度。我記得有位學者曾反映台灣很多國中生連26個英文字母都記不住,要這些學生連上人獸交網站還真是天方夜譚呢。當學生要查字典七連八連才連得到的人獸交網站時,他直接打開電視就可以看到各種有線頻道,就可以輕易看到一大堆殺得亂七八糟的暴力電影,試問那一個頻道對青少年的影響比較大呢?答案很清楚啊。看看每天的報紙,出現青少年火拼、情殺與人獸交新聞的比例就知道了。其次,如果放兩個人獸交網站連結都引起如此軒然大波,那所有的搜尋網站大概都得關門了,因為那上面可不只兩個連結。還有,性/別研究室連基本的人類各種主流/非主流的性欲研究都禁止,那還有什麼研究是符合該研究室需求的?

對何春蕤提出告訴的團體成員,人權大老許文彬說我們支持學術自由,但是一定要有限度。這個限度在哪呢?有人引用宗教支持者的說法,世間美好的事物那麼多,為何要去彰顯另類行為。照這麼說來,何春蕤的人獸交研究是因為不美好,所以才違反學術自由與言論自由的基本精神。然而,除了剽竊、抄襲等惡劣侵權的行為,學術研究本身哪有美不美的呢?學術研究既不是供人瞻仰的藝術品,也不是為他人歌功頌德、彰顯他者的工具。如要照美感主流的標準來看,舉凡陳舊陋俗、毒蛇猛獸、瘟疫死亡等研究都得收攤吧。因為不符合主流社會需求或美感價值,就判定非主流論述是有害的,而企圖剝奪其言論自由,這就是對學術自由的嚴重干預。

西方18世紀哲學家伏爾泰有句名言:雖然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要以生命捍衛你說話的權利。現今台灣主流社會顯然沒這種容納異己的雅量。他們容忍的界限大概就是,男人講話,女人閉嘴;大人有性,小孩沒性;男異性戀可以看裸女,男同性戀卻禁止看裸男。


論人獸交,何罪之有?

依瑪貓

九十二年四月九日,終止童妓協會、善牧基金會等婦女團體,聯合召開記者會,譴責中央大學何春蕤教授與性/別研究室的網站上,刊登人獸交的網站連結。六月二十三日,在立委曾蔡美佐陪同下,兒童少年保護委員會、勵馨基金會等團體,到台北地檢署申告。九月二十三日召開偵察庭,十二月五日起訴。今天九十三年一月十六日,將第一次開庭。

事件的背後,糾結著複雜的因素。勵馨、善牧等團體,長期以來對性的保守立場,與何春蕤的性解放主張背道而馳,早已對其深懷敵意,欲除之而後快。在中產階級保守價值的保護傘下,何春蕤網站的人獸交連結,讓保守婦女團體找到引爆點,可以集結同情自己的保守勢力,除去這個心中刺、眼中釘。他們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集結同情自己的保守勢力,希望一舉擊潰對手。

然而,撇開婦女團體與婦運團體的路線鬥爭不談。網站談到人獸交,到底犯了什麼錯?起訴書中指出,這些人獸交圖片,客觀上足以刺激性慾並引起一般人羞恥及厭惡感,侵害性道德的猥褻色情圖片。照這個理由,台灣網站上列的相關連結,凡是連結對方客觀上足以刺激性慾並引起一般人羞恥及厭惡感,侵害性道德的猥褻色情圖片。均屬違法。那何不取締 Yahoo! ?何不取締 Google ?是不是要學中國大陸一樣,對整個台灣的網路設限?

中華民國憲法第十一條:人民有言論,講學,著作及出版之自由。除非依第二十三條:以上各條列舉之自由權利,除為防止妨礙他人自由,避免緊急危難,維持社會秩序,或增進公共利益所必要者外,不得以法律限制之。人獸交既不妨礙他人自由,也不造成緊急危難,勉強只能以維持社會秩序,增進公共利益加以限制。可是所謂張貼人獸交圖片也只是渲染出來的,這些圖片根本不是網站本身的出版品,只是網站參考資料上的出版品!出版品評議基金會執行長許文彬說:學術自由不應成為散播色情的無限上綱,但若根本沒有散播色情呢?

反色情,反討論色情,更進一步反參考色情資料。真正在無限上綱的,其實就是反色情的論述。因為違反社會主流人士的價值,所以不能談,不能主張,不能參考。不能寫不能說不能聽,就是要淨化,完全消失在他們的眼前才算數。不然呢?因為網路沒有設限,孩子們會不小心進去,污染孩子的身心,加了警告標語也沒有用。他們把小孩子搬出來,小孩子是他們對付色情的武器。無辜的孩子變成大人打擊異己的武器。

延伸下去,所有違反法律的議題,不合乎主流價值的議題,有害兒童身心健康、正確觀念的議題,都不應該談。我們不應該談優生保健法對墮胎限制的不合理性,不應該談援助交際的不合理性,不應該談著作權法的不合理性,不應該談死刑的不合理性,不應該談同性戀恐懼症的不合理性。像我們這些同性戀、動物戀、墮胎者、反廢死刑、支持性工作者,他們絕對會尊重我們的學術自由,不過只能關在房間婼矷A不可以公開,不然會污染小孩子的身心健康絕對會尊重的學術自由與言論自由只限於房間堙C

強迫少數弱勢者躲回到黑暗的櫃子,以留給主流支配者清淨的空間。這不是壓迫,是什麼?我們走了那麼多年,要得到的社會,真的是這個樣子的嗎?進步的多元民主社會,是這個樣子的嗎?


[婦運消息]聲援何春蕤出庭活動

編輯室代貼

新聞稿 敬請發佈 歡迎採訪

  • 時間:2004年1月16日(五)上午10時30分
  • 地點:台北地方法院(台北市博愛路131號)

中央英文系教授何春蕤從事性/別研究十餘年,持續開拓邊緣性議題,維護性少數人權。去年她的學術網路資料庫動物戀網頁超連結遭到在意識形態上與她纏鬥多年的宗教兒少團體檢舉,說是散播色情,妨害風化,要將她殺雞儆猴(告發人許文彬語)。目前何春蕤被提起公訴,將於2004年1月16日第一次出庭。各界人士,包含學界、社運界、各校學生均將參與性別人權協會發起的聲援何春蕤出庭活動。中央學生並在各大專院校之間發起聲援何老師就是保障自己!的串連行動,學生代表將於法院前演出不准看不准聽不准說行動劇

在去年4月何春蕤被檢舉、6月何春蕤被告發的第一時間,已有性別學者謝臥龍、朱偉誠、張小虹、夏曉鵑等多人挺身而出以實際參與記者會方式聲援何春蕤,而過去一直保持沈默的女性主義學術團體—女學會,以及婦女團體—婦女新知基金會,亦於今(15日)首度打破沈默,發出聯合聲明公開支持何春蕤,並將於明(16日)派代表至法院前宣讀。

由性別人權協會發起的聲援何春蕤—捍衛學術研究連署行動,已獲得國內外數千名學界、社會界人士之連署簽名,此份文件明日將由代表致交何春蕤本人,表達大家對她的支持之意。

活動流程:

  1. 事件說明
  2. 行動劇—不准看不准聽不准說
  3. 交捍衛學術研究連署書給何春蕤
  4. 各界支持發言:
    • 高師大性別教育研究所教授 謝臥龍
    • 中央大學英文系學生/酷兒社 林毓凱
    • 玄奘大學法律系學生/性別文化研究社 吳蕙如
    • 政大哲研所學生/工人民主協會/連結雜誌社 朱維立
    • 女性學學會代表
    • 其他現場代表
新聞連絡人:性別人權協會秘書長 王蘋
8251-0105, 0937-142425

目錄 | 第一期 | 前一期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下一期 | 最新期